当前位置: 首页>中文>时政>高端访谈

《今日中国》专访: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教团名誉主席刘柏年

2012-03-11 16:11:00 来源:本社记者 张桦 作者:

大家好!这里是《走入中国政协》专题访谈节目,在两会即将召开之际,我们高兴地邀请到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名誉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刘柏年接受我们的专题采访。

《今日中国》记者张桦(以下简称张桦):请您介绍一下我们这个民族和宗教委员会是由哪些人士组成的?

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名誉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刘柏年(以下简称刘柏年):这个委员会这一届是有一位主任,还有一位驻会的副主任,再有14位副主任。宗教界五大宗教,每一个宗教都有一个副主任。再就是我们一共有少数民族、民族界,代表民族的委员有41位,宗教方面的是31位,这其中有男的有女的,女的有18位。一共是89位吧,这是组成人员。工作就是宗教主要是分工做宗教方面的调研学习考察,民族主要是做民族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有时也交叉一起去。牵扯宗教和民族在一起的地方,宗教和民族交叉的问题一块去调研,尤其是主任副主任,这是日常的工作。

张桦:那么,民族和宗教委员会是如何通过专题调研和考察这些形式发挥委员参政议政的履职作用呢?

刘柏年:我们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年初的时候要制定这一年的计划,工作目标。主要是围绕大局,制定我们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一个就是学习,我们去年一年举行几次的学习,尤其是关于政策方面和其他方面的。工作呢,我们去年可以说是工作是开展的很好的一年,亮点颇多。

张桦:请您介绍一下?

刘柏年:我们去年一年是搞了8个调研和考察,比较多了。还有两次出国访问。一共做了10项报告,还得到了中央和有关领导的重视,也做了有关的批示。我们也分界,民族界和宗教界分开定期举行了社情民意座谈会。比如说我们宗教界吧,五大宗教的委员在一块,大家提出的社情民意,宗教这方面有哪些问题需要反映。这个效果很好。因为都是宗教界嘛,而且互相有启发性,反映我们对社会上有些问题的看法,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去年呢,有比较突出的两件大事,宗教方面的一个呢,我这个副主任比较偏向宗教方面,民族这方面做了一件大事也是,对我来讲很振奋的。

我在政协已经十年、二十年了,效果我觉得去年工作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关于这个武陵山片区的区域性发展和扶贫攻坚这个工作。这个工作我记得在十届委员会的时候,我们就进行过这个调研,希望在西部这个少数民族地区啊,他们经济发展,包括扶贫、包括攻坚规划,这个不是一次性的。我们每年都要进行这方面调研,这次政协做得比较好的,也是民宗委的一个特点就是跟踪。今年完了明年还继续,后年还继续。不是一次就完的。以前我参加上九届八届的时候,调研完了,报上去了。这个不行,得落实。跟踪落实的情况,再提出问题,一步一步,步步深入。我记得开始是2004年就有这个课题,直到去年的中央决定。说要把武陵山这个区域的开发和扶贫攻坚这个工作作为试点,这是我们民宗委这几年来所作的努力的结果。是特别振奋人心,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在这个之前就是,从上一届开始到去年年底,我们民宗委的许多委员去考察,不是一次两次三次,都记不住去了几次了。这期间我们还有一个特点,过去政协下去调研,就是单独一个民宗委下去了,以后我们下去调研考察,要发挥地方政协的作用,和他们一起而且还要跟政府有关部门,国务院有关部门,联合他们一起参加,下去调研深入下层。这个比较结合实际,效果很好。所以这些年来,逐渐逐渐每次我们下去一次,关于武陵山的问题就高一个层次。最终在去年,中央接纳我们的意见成为试点。而且制定了攻坚的规划,作出了具体规划。这个规划,扶贫工作,有关这方面工作已经做出了规划,又征求了我们的意见,就正式出台了。将近十年来,上一届到这一届,我们工作取得的成绩吧。这下就解决了。特别是这次我们去的,今年的5月份,我们委员又到下面去调研,跟踪前面的工作还存在什么问题,我们先后到了3个省一个市走访了13个县市区,开了14次访问座谈会,到34个村镇寨去进行详细的调查。到农户当中,到老百姓当中去。一共有69个地方的领导汇报了工作,就进一步提出了应该加快制定武陵山片区的扶贫,经济发展和扶贫攻坚工作。

张桦:那您刚才说武陵山,这个地方哪些民族是居多的?

刘柏年:他这个地方是3个省1个市,就是交界处这个地方。是最贫穷的地方,长期没解决的。

张桦:哪几个省和市?

刘柏年:湖南,湖北,重庆,贵州。都是长期没解决的。

有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他们也盼望早日解决,我们第一次去也是根据地方委员反映的,开始这个工作,锲而不舍最终解决了。所以中央也很重视,我们提出的建议很细,因为我们去的每年调研都经过贾主席批示,贯彻贾主席批示的精神。所以去年贾主席亲自去,我们更受鼓舞了,10月份就公布了规划,制定了规划。11月中旬吧,好像是,我们民宗委的主任田聪明又亲自到武陵山去视察,去调研,去推动这个工作的落实。这是我们民宗委作为去年最大的丰硕的成果吧。也是过去的基础,也是贾主席亲自的指示。

张桦:先生,您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名誉主席,可否以您为例子,讲讲宗教人士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刘柏年:我是民宗委里的宗教界的,担任天主教爱国会、主教团名誉主席。宗教界,特别我们天主教,天主教好多教职人员没有养老保险,也没有医疗保险,社会上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好多宗教界也不去关心这个问题,认为这个问题有些复杂。有的修女教职人员生活费都很低,她们没有工资,也拿不起入保的资金,有资金的困难。所以宗教教职人员,什么算宗教教职人员,这个必须要确定。他们要投保怎么投,有资金上的困难,还有呢人和户口不在一个地方,他户口在河北的,但是他在北京的一个庙里头担任主持,或者在北京一个教区担任神父。这几年来,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宗教界的人士,特别是天主教迫切希望能够在养老保险方面,还有最低生活水平方面,医疗保险方面能够得到解决。我们在政协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贾主席听了以后,很支持,立即说这事要解决。责成民宗委牵头,调研。因为宗教教职人员也是公民也是纳税者。同样也应该享受到应该享受的医保啊等等,这些社保问题都应该解决。像天主教不存在计划生育,都是独身的教职人员。教职人员不存在计划生育保险。贾主席提出以后,紧接着民宗委牵头,田主任还有驻会的副主任民政部,卫生部,财政部,国家宗教局,这5个部门下去调查,我就到了北京好几个地方,都去、一块去,摸清了宗教的情况,最后5个部门共同下了个文件,叫解决宗教教职人员的社保问题。关于人户分离的问题,资金不足的问题。就我们提的一些难点,都有规定,经济困难各地都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助。我知道,去年我们还为这个事情,我们民宗委的考察调研还到了吉林和内蒙。亲自下去,调研组不仅和当地宗教部门、民政部门和卫生部门一起就有关这方面进行交谈,交流。他们也汇报他们的情况,我们还和宗教教职人员到底层去亲自谈话,问解决的怎么样。这个使我非常受感动的,下面的宗教教职人员,不管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的教职人员,非常感激党和政府。这个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是无神论的国家里头,对我们宗教是一视同仁,也是正确贯彻宗教政策吧,能够解决我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使我们没有后顾之忧,这个效果很大的,很好的。因为这个国外在攻击我们,其他根本没有这个现象。我们中国现在在解决,今年年底,一定都解决。这使我们从政治效果上,从解决问题上,从以人为本各方面,从效果来讲,都是非常突出的。这是我们民宗委做的主要工作。

    除此之外呢,我们还做了调研,一个是这个新疆对口支援的一个调查报告,这是一个调研,也给中央作了报告。还有一个解决水资源分配的问题。这个就牵涉到甘肃,内蒙,四川、新疆,青海6个地方,我们就经过调研,到了23个市县区,进行摸底考察,听下面的意见。结果我们提出来了具体建议。作为一个重点,在资金方面的作为重点去解决。这是这个调研。还有甘肃东乡自治县,它有地质灾害,也是贾主席很关心的。我们民宗委也组织了调研组下去调研,提出来要加紧帮助重建和恢复这个东乡县的工作。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关于宗教界,积极地为和谐社会做奉献这个调研,而且开了这样的一个座谈会互相进行了交流。我们的调研到了安徽等4个地方吧。各地宗教界,我们亲眼看到在党的正确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各地宗教都在为经济建设积极服务。特别是在慈善事业方面,养老院、孤儿院、慈善救济还有办学校,对于贫困儿童的捐献。这几个地方宗教都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有的宗教本身,教堂、寺庙我们都亲自下去。达到和谐堂区,和谐寺庙。社会关系都不错,当然也存在问题,和旅游部门有些问题划分不清,有的资金比较困难,有的房产政策没有完全得到最后的解决。这我们都提出了建议,在一个调研时也跟地方提出来,地方部分领导也都参加,都在积极认真的为做好下一步的工作,列入计划中。

张桦: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在探索专委会工作形式上有哪些创新,请您介绍一下好吗?

刘柏年:我们这一届的民宗委工作,一个是我们跟踪调查。不是今年完了就完了,而是连续下去,跟踪调查,了解落实的情况。尤其是武陵山的扶贫攻坚有了规划,我们就采取的就是,一个是跟踪调查,落实情况。同时,我们和当地的政协,和政府有关部门共同去调研,过去我们民宗委单独下去调研,现在我们联合在一块发动地方政协共同和政府有关部门。这是一个。尤其是我们这次武陵山的规划,不光是我们民宗委,还有民建中央联合在一块,共同推进这个工作,这是我们的一个新举措。

再一个就是社情民意。社情民意过去就是每个委员,民族委员也好,宗教委员也好,你有什么意见就直接提就行了,社情民意直接提了。我们民宗委现在有个新的做法就是分别宗教委员,民族委员的一个座谈会,分别讨论民意,大家反映。刚才我也介绍了情况,已经连续三年了,形成我们民宗委这方面的工作特点。作为我本身来讲,这三年,我连续都参加了,能够集中反映我们天主教、宗教方面的情况。因为我们社情民意,五大宗教的负责人都参加了。你像民宗委的副主任、道教的任法融道长,也是道教协会会长。还有伊斯兰教协会的会长陈广元大阿訇,包括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的主席傅先伟,还有基督教会长是高峰牧师,天主教有主教团的主席马英林、爱国会主席房兴耀,这些都是民宗委的成员。所以,社情民意的座谈讨论时我都参加,可以为直接联系的群众反映情况,这样比较集中,而且事先有准备。这也是我们一个新的做法,连续三年已经成为制度。

张桦:先生,您刚才提到了武陵山,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要在武陵山这个地方来做扶贫?

刘柏年:这是根据当地民族宗教界的当地委员,他们的反映,他们所了解的当地比较贫困。中央制定了计划,贾主席也很关心,也很支持。

张桦:民族和宗教委员会是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扩大对外交往和宣传的,请您介绍一下好吗?

刘柏年:我们去年组织几次出访,一次出访是到奥地利、匈牙利、瑞典,成员有民族、有宗教的。通过我们的介绍使他们就进一步了解了我国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互相交流,交了新的朋友。我们还组织一次宗教界的到了菲律宾、马来西亚、韩国,和这个几个国家的宗教界的领袖交谈,介绍了我国民族、宗教政策和民族团结进步,宗教信仰自由的真实情况,增进了相互了解和互信,使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国宗教的情况,这是外事方面的情况。

我们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下设的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这个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宗和”)是由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五大宗教组成,大部分成员都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比如我刚介绍的佛教的传印法师,是佛教的会长,也是我们民宗委的成员,还有道教的任法融,是道协的会长,也是我们民宗委的副主任,还有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主席傅先伟,他是“中宗和”的副主席,也是民宗委的副主任,天主教呢,我是其中一位,还有主教团的主席马英林主教,也是“中宗和”的副主席,天主教还有郭金才主教,也是副主席。“中宗和”一共有113位委员,代表各个宗教,它是1994年正式成立的,当时是赵朴初担任会长,现在主席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这个“中宗和”的宗旨是“友好、和平、发展、合作”。这些年来,我们同世界宗教和平委员会,和亚洲宗教和平委员会(以下简称“亚宗和”)都是成员,我们好多都是担任“亚宗和”执委会主席的职位,世界宗教和平委员会也有我们的委员。去年,我们接待了“韩宗和”(即韩国宗教和平委员会)的来访,我们“中宗和”的成员也访问了美国和加拿大,美国宗教和平委员会,加拿大宗教和平委员,向他们阐述了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所做的工作,扩大了我们中国宗教界在世界各国宗教界的影响,特别是在亚洲。我都亲自参加过这样的会议,也是执委。在执委会上,我们有些地方都能起到主导作用,中国发言他们都很尊重,特别是理解了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尤其是前年,在中国开了个“亚宗和”的理事会,反响也很好。这也是民宗委外交方面的活动。

我从天主教的角度,作为全国政协的常委,这些年来,我第一个感受是通过政协一些活动、民族宗教委员会的一些活动,第一个收益是学习和考察,这样使我能够明确每一个时期的中心任务和大局,能明确政治方向,各个国家的各个方面的政策,那么这样才有便于我作为一个政协委员能够联系信教群众和宗教界人士,才能够服从大局,正确的反映宗教方面存在的问题。这是最大的收获。第二点呢,因为我是政协委员,政协常委,也是民宗委的副主任。通过我提的提案,每年每次会议都是10个左右吧,大多数反映的都是维护天主教正当的权益,基本都得到了答复,有的逐渐得到解决,有的实际存在困难正在解决当中。有的实际还存在一些困难,正在解决当中。再一个方面,因为我是政协常委,民宗委的副主任,我到各地区了解情况。提出存在问题的时候,地方政府,党和政府都很重视,并叫地方领导出面,我谈出我的看法,地方讲地方的意见。能够进行沟通,有的问题当面就能解决。在构建和谐社会,宗教界稳定方面,自己做了一些工作。从政协委员责任上,自己尽到了一定的责任。这是几个体会吧。

张桦:您刚才讲的非常精彩,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关于我们| 纸刊订阅| 电子刊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