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女画家

2010-04-27 10:41:00 来源: 作者:吴冰

在中国的美术史上,成就突出的女画家寥若晨星。但即便如此,自古至今仍有不少耀眼的女性画家像流星一样不断划过以男性为主体的艺术天空。

一生荣华的管道昇

元代的管道昇(1262-1319)给古代中国的艺术世界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精湛的墨竹和潇洒的书法至今都为人们所称道,是中国古代史上最为著名的女画家之一。

 

 
《竹石图》 管道昇作品

 

28岁时,管道昇嫁给了元代书画大家赵孟頫(1254-1322)。赵博学多才,能诗善文,以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婚后几十年里,他们朝夕相处,切磋技艺,不但创造了美满姻缘的千古佳话,而且成就了美术历史上的一对著名画家。

管道昇在山水、佛像、诗文书法等方面多有成就,但从艺术造诣上说,在书法和绘画方面的成就最高。她画的竹子姿态婀娜气度不凡,有的像武士一样威严肃穆,有的像嫦娥翩翩起舞。她的传世作品有《水竹图卷》、《秋深帖》、《墨竹》等,其中《秋深帖》、《墨竹》等都是国宝级的传世之作。

他们的婚姻也留下一段故事。据说他们婚后大约二十载时,年近五十的赵孟頫也想效仿当时名士纳妾之风,续几个妙龄姬妾,又不好意思对管道昇明言,就写了首词来加以试探。当管道昇知道丈夫的心意时,便画了一幅画在上面题诗,用两个泥人比喻他们之间的爱情,“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表示了生死在一起的誓言。这让赵孟頫深受感动,收心回意,打消了纳妾的念头。


才高命薄的潘玉良

20世纪30年代走红的女画家潘玉良(1889-1977)被称为“一代画魂”,但她一生坎坷,到死还为曾做过妓女所累。

 

 
潘玉良自画像

 

潘玉良16岁被卖到妓院成了雏妓。后来她与官员潘赞化邂逅,成为潘赞化的二房夫人。在潘赞化的帮助下,潘玉良1918年考进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西画,毕业后赴法国巴黎国立美术专科学校留学。1928年,潘玉良学成回国,先后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和南京中央大学任西画教授。此时的潘玉良已是知名画家,多次举办个人画展,但仍不能被潘赞化的大夫人所接受,而且多次戳她出身低贱的痛处。潘玉良不堪其辱,再次寓居巴黎。在巴黎她坚持中西画的研究及雕塑创作,以卖画维持生计,一度生活窘困,最终客死异国他乡。20世纪60年代,法国最大的博物馆卢浮宫收藏了她的油画作品,她成为中国第一个作品进入卢浮宫的画家。

潘玉良的油画作品融合中西,色彩线条互相依存,用笔俊逸洒脱,气韵生动,赋色浓艳,雍容华贵,别有趣味。作为外国人眼中有艺术天分的中国人,她的作品曾多次入选法国具有代表性的沙龙展览,并在美国、英国、比利时等国举办过个人画展,曾荣获法国金像奖、比利时金质奖章等20多个奖项。她的一生共留给世人2000多件艺术作品。

自从以潘玉良为题材的小说问世以后,这位女画家一度成为中国银幕和荧屏的热门人物。

春光明媚的石兰

当代的女性画家不仅在数量上多,而且在艺术风格上也是百花齐放。

20世纪50年代末,石兰出生于东部省份安徽。尽管石兰出身书香世家,但父母并不支持她学画,因为当个优秀的工人是那个时代的风尚。石兰没有顺从父母之命,暗地里在绘画上下了苦工夫,很快她在家乡小有名气。后来她北上京城遍访名师,拜在著名画家郭怡孮的门下。

 

 
《南国风》 石兰作品

 

春光明媚是石兰的性格也是她作品的主题。为求表现得恰如其分,她接受导师的建议,深入云南西双版纳体验生活,那里的热带花卉长得鲜艳欲滴、蓬蓬勃勃;而且那里四季如春,正是她要表现的意境。她发挥热带花卉色彩鲜艳的优势,突出色块之间的对比,尽量淡化细节。她的作品特别适合放在较大的厅堂,近看洋洋洒洒,远看效果强烈震撼。

2007年10月,石兰前往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作为期三个月的艺术交流访问,并在国际艺术城举办了为期10天的中国花鸟画展,其作品鲜明的民族风格受到各国艺术家的关注和业界人士的好评。

2009年,石兰又历经了一次美国之行。加利福尼亚明朗的太阳,辽阔的原野和鲜艳的花丛,都激发着她的创作激情。9月份,她的个人画展在硅谷亚洲艺术中开幕,还没布置完展览就有很多美国朋友抢购作品。一位中文名字叫舒建华的美术评论家说:“石兰的作品风格具有韧性和灵气难得的兼备。色彩华丽,高贵典雅,充满积极向上的精神。”

石兰认为心不轻松就看不到美,她说:“人不应该总是关注生活的阴暗处,在哪里你就尽情的享受哪里独特的美。”


关注人生的刘曼文

不同于石兰的春光明媚,女画家刘曼文(1962-)的画笔下更多的是对人生无奈的观察和深刻的思索。

 

 
《平淡人生》 刘曼文作品

 

刘曼文生长在哈尔滨,一个俄罗斯文化积淀甚深的北方城市。她自幼学西画,在20多岁时就以抒情的北方风景油画作品赢得了美术界的认可。

90年代以后,随着画家生活阅历的增长,刘曼文开始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她找到了两个女人生活中最重要的道具来组成她的图式:一个是镜子,另一个就是“面膜”。她的系列作品《平淡人生》主要就是以在镜子里面看到的涂着白色面膜的中年女人为主要内容。她的作品多取材于自己及身边的知识分子,反映他们在家庭中的真实状态、他们对人生的思考。

《平淡人生》是由十七幅油画组成的系列,描绘画家自己和她的朋友们的家庭。其中五幅描绘她自己的生活——她与家庭的关系。画面上弥漫的是平淡、无奈有时甚至是茫然的情绪,也有质疑的提问——既对观众,也是对她自己。如《平淡人生》之四,选择浴室作为环境,利用镜子的反射来表现穿着浴衣显得孤立无助的自己和正在浴缸里戴着有色眼镜戏耍的儿子;《平淡人生》系列之十四,背景上方一个是关着一只鸟的鸟笼,另一方是流着水的龙头,正对着观众的画家涂着白色面膜的大大的脸上,露出暗红色的大眼圈和嘴唇……

有人评论说《平淡人生》系列就像镜子反射的现实,既客观,又具有观看者主观的感情色彩。“镜子”在生活中已变成了女人的另一双“眼睛”,女人不断地通过镜子来规范自己,也观察和要求他人。这也是画家通过画笔所要彰显的社会和现实意义。

优雅静谧的高茜

上世纪70年代初出生的女画家高茜,以一幅工笔画《两面性》成名。她的作品既不能用山水、花鸟或者人物来归类,又不等同于西方的静物画。静物画里没有活生生的动物,可她的“静物”里却时常飞舞着一双双彩蝶。

高茜生长在南京,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接受了七年学院式的训练。在技法上,高茜表现出的素养是古典式的、学院式的文人画传统,她对宋代的绘画下过很大工夫深入研究,因此她的作品具有宋画的风范,画面空灵、开阔,线条如春蚕吐丝般严谨,但笔意中又显然透露出女性的纤细和娟秀。她的作品多绘有几何平直的桌上置有古瓷花瓶,瓶中蓬勃开放的鲜花与绕花扑翅的蜻蜓、蝴蝶,动静相谐。

 

 
《两面性》 高茜作品

 

再看她的一些作品的标题《若屐若梨》、《蝴思乱想》、《薇机四伏》等,处处体现着女画家细腻的情思和奇妙的构想,画面亦是如此,古意高雅洁白的梨花轻轻地依靠在现代感极强的高跟鞋上,既有传统的美感又有不落俗套的时尚元素,融精致细腻的传统工笔画的技法于有情节、有内容的意象表达,古、今、中、外在这里糅合得不露一丝痕迹,高茜看似轻而易举地就树立了自己的旗帜。

关于我们| 纸刊订阅| 电子刊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