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之得写“云峰”——记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云峰

2011-12-09 10:48:00 来源: 作者: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云峰是书法家,在他看来,书法的最高境界都是偶然之得,是在习练多年后的浑然天成。也就在可遇不可求之间,云峰苦练了数十年,也在书法理论和实践方面都颇有造诣,作品继承传统、博采众长、自成一派。

 

2006年9月20日,中国城市论坛奥运大讲堂在奥运会主会场所在地朝阳区开坛,特请云峰题写了奥运大讲堂坛匾。在启动仪式上,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先生为中国城市论坛奥运大讲堂启动揭幕。在此活动中,云峰先生与其他书法家一起为奥运大讲堂赠于书法作品,以此表达拳拳爱国之心。 事实上,许是冥冥中的巧合,云峰不仅把书法的最高境界看作偶然之得,甚至他能够成为自成一派的书法家,也是缘于可遇不可求的偶然之得。 云峰祖籍山西闻喜县,曾经在山西一所大学担任了几十年的教授,现在是首都科学决策研究会名人书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央书画研究院院士、北京名人书画院高级院士。

 

 
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先生(右二),为中国城市论坛奥运大讲堂启动揭幕,此牌匾为云峰先生所题

 

与很多书法家专攻一体不同,云峰对书法各派均有涉猎,尤其以行楷隶篆见长,且博采众长、自成一派。有同行评价云峰的书法为 “风格独特、个性鲜明,即雅俗互见,又不乏气势灵动”。

俗话说字如其人,其实细究起来,云峰这种独特的风格,即是苦练的结果,也是性格使然。 在闻喜县,裴氏是个望族,且建有一座裴氏博物馆。博物馆建在高高的土崖上,门前是 118个青石台阶,据说喻指裴氏祖上的59位宰相和59位大将军。

1953年,中共中央在成都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到武侯祠游览 。走进这座巍巍祠庙,毛泽东看见了诸葛武侯祠堂碑,碑文的撰写者是唐朝名相裴度,顿时心生感慨,回头找见参加会议的山西省委书记,问他:你知道中国历史上哪个县出宰相最多?没等回答,毛泽东微笑着告诉他:中国出宰相最多的就是你治下的闻喜县。裴度是唐朝的宰相,也是闻喜人。裴氏家族千年荣显,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家族。

 

 
书法家云峰

 

一代一代的族人躬身践行,不仅形成了厚重的家学,也积淀出格言警句似的家规:推诚为应物之先,强学为立身之本;节俭为持家之基,清廉为做官之本。 正是在这种家规下,六七岁的云峰开始习字、读书。那时,家人反复告诫他,字是人的脸面,要好好练。

云峰说,那时仅仅是学写字,真正称得上书法艺术的是工作以后。小学时,云峰的字在当地已经是小有名气,小学校长甚至让他誊写全校的总结。 1958年,云峰考入当时的太原工学院就读,由于成绩优异,毕业时,云峰留校当了一名大学教师。 从那时起,云峰的书法艺术插上了翅膀,并且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向云峰讨教书法,他总是以 “法”来喻书法,初听笔者并不得要领,而在此后的娓娓道来中,一个书法大家对书法的思考则豁然立体而形象。


 

云峰认为,学习书法既要入 “法”更要出“法”。 云峰所说的 “法”即前人总结的方法、规则,云峰说,书法在隋唐以前,只有少数的书法家撰有写字经验的文字流传于后世,却很少有系统的“法”方面的理论。发展到唐朝把写毛笔字作为一种考取功名的途径,于是书家辈出,虞、欧、颜、柳等都分别出现在唐的初、中、末三个时期,这时候楷书便达到成熟的阶段,于是理论著作出现了,“法”也就产生了。 而学习书法,首先要掌握的就是这个 “法”。那通过什么办法来取得呢?办法有两条:一条是认认真真向古代和现代的优秀作品学,一条是向老师、同行学习。 更为重要的是,选范本起点要高,一定要选古今大书法家的代表作和历代著名的书法碑帖,不学二、三流的,古人说:“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就是这个道理。 在从入 “法”到出“法”的游历中,云峰的书法艺术也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他的作品不仅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屡次获奖,还被很多人作为礼物赠与美国、日本、意大利、韩国等国贵宾,被中外友人收藏。 在家里,亲朋好友们都称云峰为 “老爷子”,虽然已进古稀之年,但云峰先生壮心不已,对中国书法的发展热情不减当年,他以弘扬传统、光大国粹、教书育人为己任,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书法的普及和人才的培养上。 云峰教授学生练习书法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80年代,1982年,他所在的大学的离休干部们成立了老干部书法协会,云峰成为协会的第一任老师。

 

 
云峰作品

 

 

云峰作品

 

在此后的岁月中,和云峰学习书法的学生越来越多,为了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他甚至和学生们一起做起了水墨画,如今,云峰不仅成为了书法大家,甚至他的国画也颇有造诣。 20多年来,云峰所教授的学生遍及政界、学界等各个领域,至今已是芬芳满园,桃李无数。 除了写字,云峰的另一大爱好就是静坐,在静思冥想中,云峰悟出书法的最高境界,也总结出学习书法的很多理论。 云峰认为,喜欢和练习中国书法的人很多,但有成就的不多,不少的人练习书法很努力,但收效不大。这不仅是练习者个人的悟性问题,更主要的是练习的方法存在问题。 在书法界,对于从哪一种字体入手学习,历来主张不一。

 

 
云峰作品

 

 

云峰作品

 

 

云峰作品

 

 

云峰作品

 

有人认为,从楷体入手好,楷书为立,行书为走,草书为跑,先学立,后学走,然后再学跑合乎规律;还有人认为,从隶书入手为佳,从隶书入手在笔法上即可学到 “篆法”这个讲究中锋紧裹的正宗笔法,又可以学到作为后来各种新笔法的变化之源的波折和出锋之法。 对于这些争论,云峰认为,从隶书入手不失一条近路,但因人而异,走别的途径也可以成功,掌握好各书体的结构和特点才是学好各书体的关键。对初学者来说,采用 “九朽一罢”法,就是按照章法的要求,先写个小样,一再修改,最后定稿,再将其稿正式移入宣纸上。这种方法,比较严谨尤其大幅作品很少出废品。 如今,云峰离开大学,到首都科学决策研究会名人书画艺术委员会担任副主任,他也随之突破象牙塔,到更加广阔的领域普及他所钟爱的书法艺术。


 

 

 
云峰作品

 

2006年9月,在奥组委的大力支持下,首都科学决策研究会、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共同发起了“中国城市论坛奥运大讲堂”活动。这项公益系列活动将采取多种方式,通过大家讲、大家唱、大家演、大家写、大家画等形式,实现奥林匹克知识的广泛传播和普及。通过规模大、档次高、影响广的主题活动,在全社会持续掀起参与奥运宣传奥运的热潮让北京奥运成为全国奥运,让人文奥运成为人民奥运。而在这其中,作为中华文化和历史代表,书画艺术又将是一项重要内容。 而云峰,不仅是活动发起方的一员,活动中更有他所钟爱的书法艺术,可以预见,云峰会更加忙碌,不为别的,仅仅为了他所钟爱的书法。

 

序言

本文为《云峰书法作品集》序言,作者为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

常言道字如其人,说的是人与字的气韵合一。初见云峰先生便得到印证。神采奕奕,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间竟然没看出来已是将近八旬的老人。

云峰先生在书法理论和实践方面都颇有造诣,作品继承传统,对书法各派均有涉猎,尤以行楷隶篆见长,且博采众长,自成一派。有同行评价云峰的书法为 “风格独特,个性鲜明,即雅俗互见,又不乏气势灵动”。云峰先生认为,学习书法既要入 “法”更要出“法”。 他所说的 “法”即前人总结的方法、规则。云峰先生说,书法在隋唐以前,只有少数的书法家撰有写字经验的文字流传于后世,却很少有系统的“法”方面的理论。而学习书法,首先要掌握的就是这个 “法”。那通过什么办法来取得呢?办法有两条:一是认认真真向古代和现代的优秀作品学,一是向老师、同行学习。 更为重要的是,选范本起点要高,一定要选古今大家的代表作和历代著名的书法碑帖,古人所说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就是这个道理。 在从入 “法”到出“法”的游历中,云峰的书法艺术也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云峰先生认为,不少人练习书法很努力,但收效不大,这主要是方法存在问题。他认为学习书法,需从笔法、墨法、字法、章法、风格、气质、气韵等多方面考量。在书法界,对于从哪一种字体入手学习,历来主张不一。有人认为,从楷体入手好,楷书为立,行书为走,草书为跑,先学立,后学走,然后再学跑合乎规律;还有人认为,从隶书入手为佳,从隶书入手在笔法上即可学到 “篆法”这个讲究中锋紧裹的正宗笔法,又可以学到作为后来各种新笔法的变化之源的波折和出锋之法。 对于这些争论,云峰先生认为,因人而异,都可以成功,掌握好各书体的结构和特点才是学好各书体的关键。对初学者来说,采用 “九朽一罢”法,就是按照章法的要求,先写个小样,一再修改,最后定稿,再将其稿正式移入宣纸上。这种方法,比较严谨,尤其大幅作品很少出废品。

云峰先生的作品不仅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屡次获奖,还被很多人作为礼物赠与美国、日本、意大利、韩国等国贵宾,被中外友人收藏。中国城市论坛奥运大讲堂在奥运会主会场所在地朝阳区开坛,特请云峰题写了奥运大讲堂坛匾。

云峰先生是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曾任大学教授,现任首都科学决策研究会名人书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央书画研究院院士、北京名人书画院高级院士。虽是功成名就,但云峰先生壮心不已,对中国书法事业的发展热情不减当年。

可以预见,以其老骥伏枥之心,云峰先生会更加忙碌,不为别的,为了他所钟爱的书法艺术,为了中华文化的薪火相传。当然,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翘首以盼。

                                                               二〇一一年四月

关于我们| 纸刊订阅| 电子刊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