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会

陈永翀:创新推动再生医学新发展

2018-06-13 14:56: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陈贺迎 【关闭】 【打印】

  2018年3月26日,在北京举办的“国际再生医学与创面修复学会”中国计划启动仪式上,北京南苑医院烧伤创疡科主任医师陈永翀的发言赢得与会国内外专家的阵阵掌声。20多年来,陈永翀始终坚持创新开展再生医学在烧伤创疡的临床应用与基础研究,助推再生医学国际化,惠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治愈病例不计其数,为再生医学创新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作为烧烫伤再生医学疗法的受益者,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理事、北京舞蹈学院教授刘岩对陈永翀的临床技术、医德医风给予较高评价。她说:“我是第二次因烫伤住院的,这次烫伤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找陈主任!”

  因孝从医

  陈永翀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中学教师。印象中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很好,特别希望陈永翀学医,当一名医生。他说:“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听话孝顺的孩子,高考志愿只填写了医科大学。”

陈永翀

  毕业后,陈永翀分配到广西柳州钢厂职工医院。当时柳州是广西重工业城市,钢厂烧伤病人比较多,烧伤科也是医院最大的科室。但烧伤科大夫谁也不愿意干,又脏又苦又累不说,风险还很高,医院烧伤科严重缺人。在大学时陈永翀对外科比较感兴趣,而且解剖学学得特别好,解剖课是全年级第二名,如果不是因为眼睛近视就留在学校解剖室了。当时,领导找他征求意见是否愿意去烧伤科时,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从此便与烧烫伤结下不解之缘。

  陈永翀介绍,当时烧烫伤病人比较多,有时一天就做五六台手术。在没有引进再生医学疗法之前,主要采用传统西医治疗方法,手术创伤很大,重度烧烫伤还要切(削)痂植皮,患者痛苦是一方面,有时医生不分昼夜,经过一两个月抢救,病人是救活了,结果却是病人要么毁容,要么成为残疾,没有办法恢复正常的生活,生活质量降低,精神上的痛苦则伴随一生。

  作为一名医生不能为患者解除病痛就是失职。每当此时,陈永翀内心触动都很大,暗下决心一定要提高自己的业务技能,最大限度地减轻患者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他白天跟随前辈和有经验的医生学习实操技能,晚上利用业余时间看书钻研理论知识,了解国内外烧伤治疗新动向。在年轻医生之中陈永翀的临床技术是提高最快的,毕业5年便晋升为主治医生,并开始主刀做一些中小手术。这时的陈永翀感到身上的压力更大了,责任心更强了,每做一台手术,他都会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开始探索寻找一种既能解除患者痛苦,又能得到更好恢复的办法。

  结缘烧伤再生医学

  随着专业技术的不断提升,陈永翀很快成为医院的主力,并受邀参加一些学术活动。他介绍,当时的学术活动大都是西医方面的一些研讨或学术会议,中医特别是中西医结合的活动很少,接触的也不多。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著名医学专家、原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徐荣祥,发明创立的“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及湿润烧伤膏”获国家重大科技成果奖,烧伤湿润暴露疗法被国家卫生部列入首批十年百项科技成果向全国推广普及,各省市卫生部门开始先后组织培训。1996年,广西卫生厅主办了一次培训,专门邀请徐荣祥授课,柳州钢厂职工医院派陈永翀参加了这次培训。陈永翀说,听了徐教授的讲课,特别是徐教授认为3度烧伤都不需要植皮,更是受益匪浅,思路大开,感到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后来发展为再生医学疗法)是烧伤医疗的一个发展方向。学习结束后,他把讲义带回医院认真学习研究,并在小的烧伤上做些尝试,结果发现效果确实不错。但由于缺乏经验,大面积烧伤还不敢尝试。

2018年4月23日,陈永翀主持实施自体微粒皮种植、干细胞培养再生技术 图/高艺

  两年后,陈永翀晋升为科室副主任,医院安排他到湖南长沙湘雅三院烧伤科参观学习。当时的湘雅三院是为数不多采用烧伤再生医学疗法的医院,他实地考察见证了此疗法的疗效,回来后就开始尝试临床应用,从10%的烧伤面积慢慢发展到30%、50%直至95%的大面积烧伤患者。结果是采用烧伤再生医学疗法病人的痛苦减轻了,基本实现了不植皮或很少植皮。让他感触最深的是,采用烧伤再生医学疗法病人的创伤小了,费用也降了下来,关键是像面部、手等裸露在外的皮肤,基本上没有疤痕,也减轻了患者精神上创伤。同时,医生的工作量也减少,手术、麻醉的风险也小了,压力自然就减轻了。原来一天安排两三台手术,有了烧伤再生医学疗法以后,基本上是一周只安排一台。

  真正结缘烧伤再生医学,是陈永翀采用再生疗法治愈一名两岁半的烧伤面积达到80%的特重度烫伤小孩,因而被评为全国烧烫伤康复明星。在他带孩子到北京领奖时,受到徐荣祥接见,从此正式结识徐教授。

  陈永翀不仅喜欢上再生医学技术,还成为此技术的推动者和倡导者,不断创新拓展临床应用。他带领团队创新开展的基础研究,多项成果获得科技进步奖,他所在的医院烧伤科病房也从20多张床位增加到40多张床位。

  2012年,作为特殊人才并通过严格的人才引进公开招聘与考试,陈永翀被引进到北京南苑医院,创建烧伤创疡科。凭着他对再生医学事业的执着与坚守,以及过硬的再生医学技术,科室床位由最初的5张发展到30多张床,满床率也在全院领先,经常是因为床位问题,有些慢性病人只好排队等待住院。

  随着社会经济生活的改善,烧伤病人特别是大面积烧伤、工业烧伤病人越来越少,现在收治的病人基本都是一些生活中的意外烫伤,而慢性病难愈合的创面病人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尝试把烧伤再生医学疗法应用到慢性难愈合创面的再生治疗上,比如糖尿病足溃疡、褥疮、脉管性溃疡等创面的修复,治疗效果也非常好。陈永翀说,对于严重的糖尿病足溃疡,西医一般采用高位截肢,如果采用再生医学疗法医治既可以保住患者的脚,还能让患者恢复正常的行走,生活质量不受影响。

  助推再生医学国际化

  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研究的是烧伤皮肤的再生,是在徐荣祥研发的“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基础上发展确立的。此疗法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将烧伤创面深层未被烧伤的体细胞激活并诱导成干细胞,通过自身干细胞的不断增殖分裂连接组合形成新的皮肤器官,使损伤后的皮肤重新生长出来。

  陈永翀从医30年,有20多年从事再生医学临床应用实践和基础研究,救治的病人无数,登记在案的住院病人不少于3000例,包括一些特大面积的特重度烧伤,甚至深度烧伤面积达90%的病人,也包括儿童烧伤患者,其中大面积特重度烧伤患者的治愈率达98.04%。

  陈永翀表示,根据中华医学会统计数据,中国每年烧烫伤发病人数占全国总人口的1%左右,其中5%的患者需要住院治疗,创新发展烧伤再生医学疗法势在必行。可喜的是,目前中国大部分基层医院(包括中医院)逐步开展了烧伤再生医学疗法,据2017年统计,已发展到22000家医院。

2016年1月6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再生生命科学全球合作与发展论坛上,陈永翀作再生医学专题报告 图/王楠

  同时,再生医学疗法也慢慢开始得到中国三甲医院专家学者关注与认可,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2018年4月,在宣武中医院召开的北京市中西医结合烧伤专业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陈永翀就烧伤再生医学疗法作了大会发言,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认可,特别是一些三甲医院烧伤科还是以传统的植皮方法为主,专家们听完陈永翀的发言后感触很深。在陈永翀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大家对这项技术的了解,烧伤皮肤再生医学疗法在不久的将来能逐步替代西医的切痂植皮技术。他期待这一天早点到来,让更多患者受益。

  陈永翀不仅在国内积极推动再生医学的临床应用与基础研究,还助推再生医学与国际接轨。近年来,他经常应邀出国参加烧伤再生医学的相关学术交流,粗略统计不少于20个国家,而且大都是大型国际烧伤难愈合创面修复和疤痕治疗的学术会议,提高了国外专家对烧伤再生医学疗法的关注度和接受度。仅埃及他就已去过三次,开罗大学医学院和亚历山大大学医学院的教授曾先后到访过北京南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和临床研究。

  在出国参加完学术交流或授课后,陈永翀还经常应邀到医院指导危重烧伤和各种难愈合创面病人的治疗,包括白人、黑人、黄种人等不同肤色的皮肤烧伤创疡创面患者,让很多国外患者从中受益。

  据陈永翀介绍,目前国外已经正式引进和注册再生医疗技术和药品的国家有73个。有些国家虽没有注册,但他们的专家也通过旅游和出差等,从中国或已注册有药品销售的国家带药品回国给烧伤和难愈合的创面的病人治疗。比如欧洲的一些专家听完再生医学的学术报告后十分激动,热切地希望马上给正在等待治疗的病人用上再生医学疗法,可是他们国家要正式注册使用还需要漫长的等待,迫于无奈,只能从迪拜购买一些专用的药品回国,帮助那些难愈合创面病人的治疗,取得良好效果。

  为落实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陈永翀多次出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广普及烧伤再生医学疗法,为烧烫伤及慢病患者带来福音。目前,烧伤再生医学疗法已在俄罗斯、印度、阿联酋、土耳其等20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得到推广应用。

  陈永翀表示,健康中国作为国家战略,对于医疗从业人员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创新实践再生医学疗法,加快健康中国建设,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烧伤创疡科作为北京南苑医院的新兴科室,将加强团队建设,在人才引进与培养上求突破,在提升技术水平上求突破。在科研及临床应用上求突破,助推再生医学发展,让更多烧烫伤及慢创病人得到最好的治疗与康复,重新回到健康的道路上,成为对社会对人类有用的人。他说:“这是我的最大愿望,也是我力所能及的具体工作,我要为实现健康中国梦贡献力量。”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