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西藏民主改革六十年

民主改革:西藏百万人的重生和西藏传统文化的新生

  ——写在《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发表之际

2019-03-31 12:29: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张云 【关闭】 【打印】

  60年前的民主改革改变了西藏百万农奴和奴隶的命运,也让西藏传统文化获得新生,它的伟大意义值得永远铭记,不容歪曲。

民主改革:同情多数人,还是少数人的问题

  1959年,在西藏进行的民主改革,本质上是要解决极少数人占有几乎全部土地和绝多数社会财富,并对占西藏人口95%的人进行压迫、奴役和剥削,实现社会平等的问题。

  一场伟大的社会革命,核心内容完全可以用简单而清晰的话语来表述。1959年4月15日,毛泽东在第十六次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谈到西藏平叛,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有些人对于西藏寄予同情,但是他们只同情少数人,不同情多数人……而我们则相反,我们同情这110多万人,而不同情那3、4万人,因为他们是剥削、压迫分子。”毛泽东带领共产党人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同情百万农奴的悲惨命运和处境,关注他们的自由与解放。

  然而,为了解决好大多数人的问题,中央开展西藏工作最初的工作重点却是解决好西藏地方上层当权者这个小群体的问题。无论在民主改革前,还是民主改革后,中央对西藏上层贵族阶层的思想问题和实际待遇问题都予以了充分考虑,妥善安排。

  1956年9月4日,在中央关于西藏民主改革问题的指示中,特别强调了对西藏上层做工作的两个关键点:一是同西藏地方上层领导人协商好,如果他们没有真正表示要改革,就决不要勉强进行;二是要把上层人士的工作和生活安排好,特别是代表人物,以不降低他们的政治地位和生活水平为原则。

  和平解放初期组织的内地参观团、建立的各类群团组织,参与者都以西藏上层贵族为主要对象。1955年10月23日,毛泽东在接见西藏地区参观团、西藏青年参观团负责人时说:“你们要学释迦牟尼的样子,为广大群众着想,为全西藏人民谋利益。释迦牟尼领导人民搞改革并没有饿死啊!”

  叛乱发生后,毛泽东再次谈到贵族待遇问题:“贵族坐在农奴制度的火山上是不稳固的,每天都觉得要地震,何不舍掉算了,不要那个农奴制度了,不要那个庄园制度了,那一点土地也不要了,送给农民……我们中央人民政府把你们的生活包下来,你剥削农奴也是得到那么一点,中央政府也给你那么一点,你为什么一定要剥削农奴才舒服呢?”

  西藏民主改革是一场使全体人获得平等和发展权利的伟大的社会革命。

传统文化:保护、交流与发展可以相辅相成

  国际社会由于听信一些歪曲性宣传,对于西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同样存在着不少认识上的误区,有人就把它误解为一个独自封闭、自成一体的单元。事实上,它既是千百年来西藏地区藏族和其他兄弟民族大众智慧的结晶,也是历代中央政府支持和各族文化交流的产物。

  试以被人们常常提及的宗教文化为例,民主改革前,西藏人口约有120万,其中有11万多是僧人,而僧人并不从事社会生产劳动,加之依靠没有先进生产工具、没有生产积极性、没有人身自由的农奴来维持,凭借什么保护和传承传统宗教文化呢?这是很值得分析的问题。

  稍微回顾一下历史,我们就不难发现西藏地方许多重要寺庙或者属于文化遗产的建筑,不少都是在中央王朝的支持下得以完成的。1268年,萨迦本钦释迦桑布根据八思巴的嘱托修建萨迦南寺。这是一座城堡式的寺院建筑,寺内收藏众多珍贵文物,其中以经书、佛像、瓷器和壁画著称于世,被称为“第二敦煌”。萨迦南寺的建寺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源于朝廷赏赐。拉萨三大寺之一“色拉寺”,是由宗喀巴的弟子、明封大慈法王释迦也失修建的,所用资金除了南喀桑布资助外,还包括释迦也失从首都南京带回的大量皇帝赏赐。五世达赖喇嘛重新修建布达拉宫白宫部分,所用资金同样包含顺治皇帝大量赏赐的金银财宝。

  在技术支持方面,无论是唐朝小昭寺的修建,元朝萨迦南寺的修建,还是五世达赖重修布达拉宫的过程,内地汉族工匠都深度参与。以布达拉宫为例,康熙皇帝专门派遣汉族工匠114人与来自尼泊尔的工匠、西藏地方工匠共同完成了这一宏伟工程。

  在藏品来源方面,色拉寺最有价值的文物——大慈法王像缂丝唐卡是宣德九年(1434年)皇帝赏赐给释迦也失的;1416年,释迦也失又从内地带回了首次刊刻的永乐版藏文《甘珠尔》朱砂木刻本大藏经,至今仍保存在色拉寺中。

  此外,在西藏宗教文化的传承发展中,还有来自兄弟民族的大力支持。进藏熬茶,指西藏以外信奉藏传佛教各民族进藏布施的一种宗教活动,也是西藏寺院经济赖以发展的重要支柱之一。

  就藏传佛教本身而言,进入寺院的僧人并不都有机会成为可以学习佛教知识的高僧大德,他们往往所能接触到的知识范围十分有限。1961年1月23日,毛泽东在同十世班禅谈话时问道:“过去11万多人当喇嘛,他们都念经吗?”班禅回答:“不是的。寺庙喇嘛中,真正懂得宗教的,对佛学经典有研究的人,大都是中间阶层。寺庙上层喇嘛中很少有人真正研究经典,下层喇嘛是寺院的奴隶,忙于支差干活,没有时间学经,有些连字也不识。”

  如今,流亡集团的头头脑脑们,自己学英语、讲英语,穿古奇皮鞋、戴劳力士名表,从不担心西藏语言和传统文化的丢失,却对西藏开展双语教育,群众学习国家通用语言说三道四。以此逻辑,美国公民学习英语,法国人学习法语是不是也该受到指责?在自己掌权、对农奴和奴隶实施残酷剥削和压榨的年代,三大领主剥夺95%人口接受教育的权利,难道就不担心西藏语言和传统文化走向灭亡?如今,国家大力支持保护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西藏人民获得了受教育的权利,他们却叫嚣西藏传统文化面临毁灭,这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在为旧西藏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腐朽文化喊冤招魂。

  西藏百万农奴命运的改变和西藏传统文化的新生是从60年前民主改革开始的,翻身解放,当家作主,让西藏地方充满生机;而剔除糟粕,服务人民,给西藏传统文化注入巨大活力。

  人民幸福,文化繁荣,西藏的未来充满光明!

  (作者介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所长)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