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布鲁诺.巴贝:关于中国的彩色记忆

2019-09-11 13:17: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周瑾 【关闭】 【打印】

  1973年时任法国总统乔治·让·雷蒙·蓬皮杜访华,法国摄影师布鲁诺·巴贝作为随行记者,记录了当时中国人的生活场景:在天安门广场前,一队带着红领巾、穿着白衬衫的少先队员走过。这些小女生边走边转过头,好奇地看着正在拍照的摄影师。 

  2019年7月18日,“中国本色布鲁诺·巴贝摄影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展出了49件布鲁诺·巴贝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访问中国时拍摄的摄影作品。作品皆为当时少见的彩色影像,覆盖了北京、上海、四川、广西、江苏等地,是外国摄影师眼中的“中国本色”。观众可以从照片中窥见具有时代印记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与精神面貌。城市与乡村,孩童与老人,重大的历史事件与普通人的生活轨迹都一一呈现。 

  巴贝所记录的不仅是中国过往的岁月,更是通过多年观察所捕捉的传统文明向现代化迈进的巨大变化。 

  展示色彩鲜明的中国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许多西方摄影师拍过中国。但他们大多是拍摄黑白照片,而巴贝展示给大家的则是色彩鲜明的中国。 

  作为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率先冒险使用彩色胶片做报道的玛格南(玛格南图片社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摄影机构之一)摄影师之一,布鲁诺·巴贝对中国印象最深刻的是,街上群众的衣着都是深色单调的:工人的深蓝色工服,军人的卡其绿色军装以及普通老百姓的无性别灰色中山装。 

  “我有幸来中国旅行了很多次,第一次是在1973年。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我觉得在中国拍照片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中国人民都很礼貌谦和。或许是因为我是外国人的原因,人们都很宽容。”比起景物,布鲁诺·巴贝更关注关心中国的男女老幼茶馆里带着满足微笑的老茶客;在昏暗的农村家中安静做活儿的老婆婆;成都留着长长白胡子的老爷爷,操作水泵给居民分配自来水;一屁股坐在乐山大佛脚趾上的孤独沉思者。 

  在新闻摄影的黄金时代,布鲁诺·巴贝站在新闻事件发生的一线。他的眼睛,敏锐地捕捉到中国故事的每一个瞬间: 

  清晨,几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打破天安门广场的寂静,背景是长长的红色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 

  在上海外滩,练太极的人们,后面一幅巨大的海报上面描绘着车夫去赶马车参加比赛,上面的标语写着“争分夺秒奔向2000年”,这个标语和前面缓慢打太极的人们形成剧烈反差。 

  …… 

  在巴贝的摄影作品中,我们看到已经成为历史的20世纪80年代。正如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系教授董强所言:“巴贝的摄影,让我看到或者说重新见到我童年时期中国的真实色彩,甚至是连我们自己都已经变得模糊的一些记忆。” 

  见证中国巨变

  1941年,布鲁诺·巴贝出生于摩洛哥,拥有法国和瑞士双重国籍,曾在瑞士沃韦应用艺术学院学习摄影和平面设计,25岁时,经人举荐成为玛格南图片社的成员。 

  在超过50年的时间里,布鲁诺·巴贝的足迹遍布五大洲,他的照片也被世界各大杂志采用,出版过30多本画册。他也获得过众多奖项,包括1982年获得的法国国家功勋骑士奖章。2016年,布鲁诺·巴贝当选法兰西艺术院院士。他的作品在全世界展出,被多家美术馆收藏。 

  布鲁诺·巴贝说,自己有幸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解中国。“显而易见,中国的巨变是令人震撼的。”巴贝正在筹备一本介绍中国从1973年到2018年变迁的书,里面会汇集他在45年间拍摄的中国照片。 

  巴贝说,当初自己来到上海浦东拍摄时,那里有大片农田和庄稼,还有几个造船厂。如今,上海遍地是高楼大厦。 

  再次来到中国,是时隔7年之后的1980年,地点是中国西南部的四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说:“很显然,那里的人们很久没见过外国人。我在前面拍照片,后面可能跟着一两百中国人,他们都对我非常好奇。”巴贝感慨,现在中国变成了一个每年有超过1亿人次境外游客前来旅行的国家,所有人都用手机拍照,自己已经不再是大家好奇的对象了。 

  每次来中国,巴贝都会继续拍摄新的照片,来展示给人们中国是怎样改变一切的。他觉得“这也是一个积累关于中国的图片文献资料的好时机。” 

  “拿上海、北京或者成都举例,这些地方变化很大,很多旧城区已经没有了,在那里重建了新的社区或高楼,但这很有趣。因为可以给人们展示中国的巨大发展和中国在这几十年里取得的巨大成就。”巴贝说。 

  纪实摄影大师艾略特·欧维特曾说,摄影是观察的艺术。布鲁诺·巴贝总是能够从普通的日常环境中找出趣味。多年的拍摄经历让布鲁诺·巴贝练就了高超的“盲拍”技巧,为了不打扰拍摄对象,他甚至用手把相机托在腰间,尽管没有看着取景框,手指却在不停地按快门。 

  每到一个地方,布鲁诺·巴贝最感兴趣的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他关注街道生活是怎样的,也一定会拍摄停留在街道的人群,以及在他们身后的建筑。为此,巴贝一直选择居住在热闹的中心商业区。 

  “我很喜欢拍摄人像。即使是我在拍摄建筑的时候,我也喜欢把周围的人放进去,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图片中看出一个比例,看到人物与建筑的关系,以及当时的场景。”布鲁诺·巴贝说。他喜欢通过摄影来介入社会议题。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只拍风景的摄影师。 

  从1973年到现在,布鲁诺·巴贝一直坚持着在中国的拍摄与记录,这么长时间跨度的坚持,源于他希望从现在的年轻人身上,捕捉到中国的这些变化。“其实不仅仅是中国,我对所有的现代化国家都很感兴趣,这些国家不仅有一个现代化的发展和更新,同时又有着古老的历史。” 

  布鲁诺·巴贝说:“中国有着超过5000年的历史,我不仅关注城市文明,同时也关注乡村的快速变迁。中国现在的现代化程度很高。我认为,城市在发展时,应该保留它古老的一面,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有一个好的平衡。”

  周瑾 《人民画报》记者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