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与世界

维护中美友好的民意基础至关重要

2020-09-08 10:12:00 【关闭】 【打印】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两国的摩擦和分歧从贸易领域扩展到安全、科技、金融等多个层面,双方民众对对方国家的好感度也大幅下滑。2020年4月,美国知名民调机构皮尤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66%的美国民众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这是2005年开始这项调查以来的最高记录,而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只有26%。有90%的美国民众将中国视为“威胁”,其中62%的人认为中国是“主要威胁”,这比2018年上升了14个百分点。这样的结果可谓触目惊心。特朗普政府执政三年多来,中美关系起起伏伏,如今已经来到了一个关键的历史节点。全世界都在担忧中美之间是否会暴发军事冲突,都对若隐若现的所谓“新冷战”忧心忡忡,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而国际社会亟需中美携手合作之际。 


                 回顾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历史,坚定维护好中美友谊的民意基础,对于发展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双边关系至关重要

 

  令人感到十分遗憾也非常危险的是,当前的美国政府试图按照其预设的中美战略对抗逻辑,为半个世纪前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历史编排新的叙事,以此否定美国历届政府长期坚持的对华政策方向,动摇中美友好的民意基础。若任其一意孤行,势必将使中美关系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常言道,温故而知新。曾经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在给卡特总统的备忘录中这样写道: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将中国纳入合作的国际体系中,通过与新兴国家培养良好关系,一定程度上能帮助美国在这个力量分散的世界实现国家安全,而这些新兴国家中没有比中国更重要的了。美国在这个多元化世界里获得安全的努力,与中国对一个稳定的、无霸权的世界秩序的渴望是一致的。所谓大道惟艰,回顾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历史,坚定维护好中美友谊的民意基础,对于发展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双边关系至关重要。 

 

  教育交流有助于两国加深理解促进合作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目前美国许多大学都无法开展正常的教学活动,今年秋季学期也可能以线上授课为主。但对于数十万在美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而言,这还不是最大的烦恼。 

 

  近年来,美国政府以所谓“学术间谍”为由,对中国赴美求学的学生和访问交流的学者施加了各种各样的限制,包括禁止中国学生学习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专业,收紧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器人等研究领域的访学签证,煽动美国大学和科研机构举报有“嫌疑”的中国人,拒绝来自中国的科研经费捐助与合作项目,甚至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还以“签证欺诈”等为由,大肆渲染中国科研人员和留学生从事经济间谍活动,偷窃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信息,逮捕多名知名学者。这不禁令人想起冷战初期在美国盛行一时的“麦卡锡主义”,政治上的阴谋论调正日益毒化中美在教育与科技方面的合作氛围。 

 

  关于中国向美国派遣留学生,美国前总统卡特经常回忆起这样一个片段:在1979年初邓小平访美之后不久,凌晨三点时正在白宫熟睡的卡特被电话铃惊醒,打来电话的是他正在北京访问的科技顾问弗兰克·普雷斯。卡特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结果普雷斯告诉他,邓小平就在他身边,想询问总统先生是否同意派遣5000名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结果卡特当即回答:让中国派10万名留学生来美国! 

 

  实际上,中美两国建交后最初签订的政府协议中,《中美科技合作协定》分量可谓非常重。该协定载明:中美两国将在平等、互利和互惠的基础上,在农业、能源、空间、卫生、环境等领域及其管理、教育和人员交流等方面进行合作。特别是双方鼓励中美两国政府机构、大学以及其他组织和机构之间的联系与合作,并提供便利。双方还成立了科技合作联合委员会,作为常态化的协调机制,促进中美科技合作的持续开展。见证协定签署的卡特总统在致辞中表示:“一个强大、稳定的中国,对世界事务作出建设性贡献的中国,是符合我们利益的;而一个参与全球事务、自信而强大的美国,也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抚今追昔,41年过去,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自身社会稳定,并为国际社会做着越来越大的贡献;而美国却不断从全球事务中抽身退出,变得愈发不自信,用“美国优先”这样不受国际社会欢迎的方式追求自身的强大。20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启动的富布赖特交流项目,是美国政府唯一的官方交流计划,其宗旨是“本着平等、互惠和互利的原则促进教育领域的合作和交流”。如今这一享有盛誉的教育交流合作也被美国政府叫停,而奥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十万强”美国留学生来华访学计划以及中美高级别人文交流磋商机制,也被特朗普政府弃置。 

 

  依稀记得1978年末,在大雪纷飞中,52名中国学者作为第一批赴美公派留学生,前往美国求学。彼时中美尚未通航,这些学者经巴黎和纽约两次转机,最终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在纽约机场面对众多美国记者的采访时,一位来自协和医院的医生代表中国学者宣读了一份声明,其中最末两句是:“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美国人民也是伟大的人民。我们不远万里来到美国,不仅是为了学习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是为了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当时现场震动,掌声四起。而这52名学者后来全部回到中国,其中更是有7人先后成为两院院士。 

 

  有观点认为,最大的政治是赢得民心,最大的外交是人民愿意同你交往。教育与科技合作,能够使双方的民众加深对对方的相互理解,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两国乃至全人类带来益处。如果片面追求相对获益,用遏制他人的方式谋求领先地位,最终将造成自我封闭,导致双输的局面。如今,全球都十分担忧中美因科技领域“脱钩”,出现分别以中美为核心、彼此相互切割的技术体系,这将使国际社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就如同全球正在上演的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科技竞赛”,这场竞赛的唯一敌人应该是病毒,而不能将其视为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这就更加需要中美科技和卫生工作者的通力合作。在这方面,希望美方的政客们能认真聆听美国科学家的意见,摒弃狭隘的利益观,不再为中美正常的科技与教育交流设置障碍。 

 

  珍惜中美友好使者长期辛勤耕耘的成果

 

  美国休斯敦以西约35公里,有一座西蒙顿马术竞技场。它那已经褪色的标语上写着“这是东西方碰撞的地方”。实际上,竞技场的主人只是想用这句话来吸引休斯敦以东的游客来这里观看马术表演,然而当1979年邓小平率中国代表团访问这里时,这句标语却被赋予了更深的含义。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在邓小平接过女骑手凯利递过来的牛仔帽并戴在头上的那一刻,中国真正赢得了美国人的心。而这一瞬间,也是中美建交之后两国人民心灵快速拉近的生动写照。 

 

  休斯敦总领馆是中国在美国首批开设的领事馆之一,也是中美民间往来蓬勃发展的重要推动者。在经历了冷战初期的激烈对抗和长期的隔膜之后,两国民间友好的使者不断耕耘,促进双边交流越来越丰富,人员往来越来越频繁,支持中美发展建设性关系的力量越来越壮大。卡特总统曾在白宫南草坪欢迎邓小平访美的仪式上意味深长地表示:历史给了中美两国人民教训,双方过去的相处方式不够明智,双边关系里“充斥着误解、虚幻的期待,甚至是战争”,而关系正常化可以让两国共同迈向一个和平的多元世界。 

 

  言犹在耳,历久弥新。遗憾的是,对于卡特总统总结的教训,当今的美国决策者却在重蹈覆辙。美国对中国的误解更深,不切实际的期待更多,甚至有别有用心者不断怂恿中美暴发军事冲突。就在大国战略对抗思维的牵引下,休斯敦总领馆被美方强行关闭,中方驻美外交人员被美方百般刁难,连常驻新闻机构和孔子学院也被列为外交使团。可以说,中美民间友好的基础正在不断被破坏,已然伤筋动骨。常言道,吃水不忘挖井人。中美两国均受益于一代又一代维护和发展中美友好的民间使者所付出的努力,这一切不能因为美国政坛的某次选举或者某些政治势力的私利而被彻底颠覆,必须要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成果,这才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中美关系的发展,尤其是中美民意基础的维护,不应该纠缠于两国意识形态的不同,否则就将使双方陷入对立,而忽视原本双方存在着的广泛共同利益。有一个生动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在邓小平访美前夕,一位中国电视记者到美国采访,在美国同行的陪同下他参观了林肯纪念堂。美国同行问中国记者,怎么看待林肯总统。中国记者顿感紧张,觉得这是涉及中美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差异,以及对外国领导人评价的重大问题,非常难以回答。后来,他想起马克思对林肯的一番评价,并一字一句地复述:“林肯的影响超越了他的国界。”美国同行用温暖的目光看着中国记者,并回应道:“也超越了他的时代。” 

 

  中美两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但这一事实并不影响两国人民发展友好关系,人们会发现很多原本看似不可想象的事情,在现实中发生时却十分自然。热爱和平与追求幸福生活是两国民众的共同愿望,而为对方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成就与独特文化所吸引,也是两国民间友好往来的重要动力。例如,美国著名歌手约翰·丹佛不仅在美国家喻户晓,在中国也深受欢迎。他是中美建交之后首位到中国演出的美国歌手,其乡村民谣在中国受追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中国期间,约翰·丹佛还曾写了一首名为《上海的微风》的新歌,其中有这样的歌词:“虽然我离你有五千里之远,你却依然在我心中。这儿的月亮和星星,都和你在那边看到的一样,天上挂的是同一个太阳。你的声音在我耳里,听起来就像天籁一样,如同这古老的上海微风……” 

 

  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重要推动者之一的基辛格博士在约十年前,曾在《论中国》一书中这样写道:“当中美两国40年前第一次恢复关系时,当时领导人的最大贡献是愿意超越眼前的问题而放眼未来。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幸运的,因为长期相互孤立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短期的日常问题。这使一代人之前的领导人能够不惧压力、谋划未来,为一个当时难以想象但没有中美合作便无法实现的世界打下基础。” 

 

当今时代,中美深度交融,日常琐碎的问题难以计数,双方的政治家需要解决眼前的利益纷争,但更重要的是从长远角度谋划双边关系的未来,思考21世纪的中美关系究竟向何处去,而这不应是随着美国哪一个政党的候选人赢得总统选举就可以轻易改变的。无论如何,中美关系的发展都应该不断从习近平主席的下面这番论述中获得启迪:“中美两国关系好,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也有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中美关系今后45年如何发展?需要我们深思,也需要两国领导人作出政治决断,拿出历史担当”。 

 

  张旭东 同济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