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事

《全球治理指数报告2019》在上海发布

2019-11-18 21:10:00 【关闭】 【打印】

《全球治理指数报告2019》封面

  20191117日,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与中国外文局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在上海联合发布了《全球治理指数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由“机制”“绩效”“决策”“责任”四个部分及各项具体指标构成,旨在通过对全球数据的采集与测评,客观衡量和反映世界189个国家对全球治理的参与和贡献度。在此基础上,《报告》以全球大变局与中国担当为主题,以数据结合理论的形式,探讨了当今全球治理面临的重要挑战、中国及其它重要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大变局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以及全球治理的未来走向。 

  《报告》指出,近年来全球治理进程中出现的各方面危机有持续和扩大的趋势。全球各国持续面临宗教极端主义、地区主义、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等威胁。同时,欧美一些国家奉行的一系列孤立主义政策为全球治理的未来发展道路平添了许多不确定性。尤其是特朗普在近几年的施政过程中频繁通过威胁退出国际机制的单边主义方式迫使其它国家做出有利于美国国内政治的政策调整。此举极大破坏了现有全球治理机制,刺激了更多国家祭出单边主义大棒,使全球治理面临回到“丛林时代”的风险。与此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一起努力肩负起了推进全球治理深入发展的责任。此外,一些发展中国家克服其在经济总量等方面与发达国家存在的差距,积极承担了联合国维和、减贫和气候治理等方面的责任。 

会议现场 图/潘显明

  全球治理进程在当前面临的挑战直接体现在指标数据的变化中。今年报告中全球平均分比上一年降幅达到百分之二十二。美国虽然仍排第一位,但总分也有明显下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在本年报告中排名进一步上升,位列全球第二。中国排名的不断上升,与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不断深化有密切关系。在近五年数据中,中国得分与全球平均分之间的比值持续加大,与美国得分之间的差值持续下降,无不显示出中国的加速赶超之势。 

  发展中国家对全球治理的贡献和参与也在得分和排名上有所体现。同为金砖国家的印度和巴西分别位列第九和十二位。发展中国家的进步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人口优势使这些国家能够在全球治理行动的一些领域中担负更大的职责。如印度和尼泊尔向海外派驻的维和部队人数都超过六千人。二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决策机制中的发言权有所增加。三是一些发展中国家通过自身的积极努力成为解决贫困等全球治理重大挑战的中坚力量。这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印度在减贫方面和中国在引领世界经济治理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此外,报告数据分析也发现当前全球治理机制建设进程显著放缓,南美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程度不足,以及欠发达国家在未来工业化进程中可能带来全球环境治理挑战等问题。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院长高奇琦指出,中国是具有地缘政治影响的大国,也是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位的大国。全球治理的改革,需要中国承担责任并贡献智慧。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高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旗帜,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变革。可以预见,在当今全球大变局和全球治理进程遭遇令人担忧的挫折的背景下,中国必将会在全球治理诸领域中发挥更大作用。 

与会专家合影 图/潘显明

  与会专家针对报告内容展开了深入交流。复旦大学中国外交研究中心任晓教授充分肯定了报告历年数据积累所产生的价值。他指出,指数项目需要努力增加国内国际认可度,在同行引用和发挥实际价值过程中扩大其影响力。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余潇枫教授在肯定指标体系项目价值的同时,以体检报告为比喻,建议报告尝试引入负面评价机制,对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近年来对全球治理体系造成的负面影响予以回应。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赵可金教授积极评价了该报告对我国全球治理理论界的贡献,并从模型设计、权重关系以及理论支持等方面分析了全球治理指标体系在构建过程中的难点,并简要介绍了清华大学在利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全球治理热点问题等方面的做法和经验。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郭长刚教授的发言首先充分肯定了全球治理指标体系项目在六年时间中的坚持。他同时建议该项目每年选定一个重要议题并深入评估各国在其中的参与度和贡献度,指出这一方式将能更有针对性地分析各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参与和贡献情况。中国政法大学刘贞晔教授介绍了近期国际上对全球发展指数中一项指标的探讨,指出指标体系的构建可能会对现实政治和政策产生影响,应当进行深入细致的考量。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刘雪莲教授强调指标体系报告的价值应当从引用走向应用,以此发挥指标体系的引导作用。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朱杰进副教授充分肯定了报告在指标体系设置等方面所做的大胆探索,并同时指出了指标体系中决策部分在分指标设计上可能的改进方式。他认为,诸如二十国集团等论坛型决策机制的决策影响力并不简单体现于参与国别。对此类决策机制的考察,应当进一步衡量各国在其中的议题设置权和议题成果。而对于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正式决策机制,则应更加侧重对投票结果的测量。

    本次发布的《报告》也是全球治理指数项目自2014年以来连续发布的第五份年度报告。期间,两家单位还围绕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等重要国际会议发表了一系列专项报告,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