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专题>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要闻

“不走回头路!”

2019-01-07 11:31: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本刊记者 张 桦 【关闭】 【打印】

  “父亲常跟我说,我们有幸参与了内地的改革开放。”在广州南沙大酒店12层,年近七旬的霍震寰凭窗远眺烟波浩渺的两岸风光和南沙客运港往来穿梭的船舶,几十年来踏着改革开放的节拍,跟随父亲霍英东投资内地建设的情景历历在目。这位香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霍英东集团行政总裁见证了40年改革开放“不走回头路”的历程。

  霍英东:改革开放的示范者

  “70年代初,父亲经常到内地去,每次回来他都跟我讲,工厂没有做事的,农村没有做事的,这样下去国家就要崩溃了。”霍英东说这话时满脸忧虑的表情,霍震寰至今还记得。

  变革发生于1978年,一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全民大讨论让霍英东看到“国家有希望了”。到了12月,远在香港的霍英东第一次真切地听到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关于实行改革开放的讲话,一直倡导爱国爱港的霍英东笃定,“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

1998年,霍英东在番禺大桥建筑工地视察

  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兴。“刚好这个时候在广东中山发现了一个温泉,父亲得知后认为可以搞旅游。1979年初,父亲投资兴建中山温泉宾馆。由于内地与香港在制度、管理、观念等方面有很大差异,所以,大家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父亲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80年12月28日,中山温泉宾馆开业时,时任省委副书记、广州市委书记的杨尚昆亲临主持开业仪式,将中山温泉誉为“改革开放之光”。作为内地第一家中外合作旅游企业,中山温泉宾馆开创了中国旅游史上的里程碑。

  随着国门打开,许多海外华人华侨、港澳同胞,以及外国人开始陆续来观光旅游。高级宾馆的奇缺,令旅游接待能力十分窘迫。国家决定先在北京、上海、南京、广州建八大宾馆。香港的八大财团都想进入,但是仍有人担心政策会变而踟蹰不前。

  此时,霍英东再次显示出改革开放示范者的勇气和魄力。他一步跨进广州,参与投资建设白天鹅宾馆,并破天荒地提出“三个自行”,即自行设计,自行施工,自行管理。“因为父亲始终有一个信念,他想通过这座宾馆的建设,给国人一个信心,向世界传递一个信息:我们能行,中国人能行。”

  之后的霍英东又做出了惊世之举,他要求宾馆完全开放,不论是否入住,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参观。在各界强烈的质疑声中,霍英东说出了那句对很多商人影响至深的话:“我始终认为,先有人气,然后才有财气。你说改革开放好,讲什么道理也没有亲眼看有力,开放是什么样,一看就知。”

  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白天鹅宾馆开业当天,人们蜂拥而至,踩掉的鞋子都装了半筐。眼前奢华的酒店令人啧啧惊叹,然而令霍英东始料未及的是引起了一场“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

  面对争议,最终让霍英东坚持下来的是邓小平。

  在香港,霍英东是接触邓小平最早最多的人。霍震寰回忆道,1984年1月,邓小平到广东考察,在中山温泉宾馆后面有一座罗三妹山,每天早上,邓小平都会晨练登山,父亲每次都陪同。有一天,随行人员说,时间不早了,下山那条路不大好走,还是从原路回去好了。这时,邓小平若有所思地说:“向前走,我不走回头路!”

  “不走回头路!”迅速成为当时改革的最强音,并深刻影响了中国的发展方向。1984年5月,继广东后又开放了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等14个沿海城市。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的这句话给了全国人民改革开放的底气,特别是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霍震寰感触良多地说。

  1985年2月,邓小平再次来到广州,入住白天鹅宾馆。就在这里,对着珠江夜景,邓小平作出了继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14个沿海城市之后,进一步开放沿江、沿海、沿边城市的决定。邓小平当时对霍英东说了一句话:“白天鹅好”。

  白天鹅宾馆开业之后,先后接待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等多国政要。尼克松下榻白天鹅后说:“我曾经住过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酒店和总统套间,我认为没有一间能超过白天鹅宾馆。”白天鹅国宾馆在外交方面的贡献让质疑之声逐渐消失。

  白天鹅宾馆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级宾馆,是国家在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播下的种子。“父亲与广东政府合作建设的白天鹅宾馆堪称粤港合作的光辉典范。它为广东乃至全国的改革起到了助推作用。”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白天鹅宾馆的成功,在改革大潮初涌的20世纪80年代初带动大批外资进入广州酒店业,带动了内地酒店业走向现代化。

  “南沙是我的一个梦”

  2011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身为香港特区全国人大代表的霍震寰在看到“十二五”规划把广州南沙新区列入粤港澳合作重大项目之一时,心情格外激动。“20多年前,父亲就开始规划粤港合作。他非常看好南沙,常说‘南沙是我的一个梦’。”

霍震寰 图/谭 勇

  南沙地处广州最南部、珠江出海口虎门水道西岸,西连中山、番禺,东与东莞虎门、深圳、香港隔海相望,是珠江三角洲A型区域的几何中心。

  霍英东的梦想是,把南沙建成珠三角上一座具有示范性的现代化滨海城市。让南沙作为粤港合作的纽带,将香港交通、科技、服务等领域的经验和技术引入内地,结合内地丰富的资源和市场,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父亲总是有着超前的意识。”依照霍英东的规划,南沙建设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是搞交通,修桥、筑路、建轮渡,包括港前大道、进港大道,都是他亲手策划与政府合资修建的;第二阶段是建成多个项目,包括建南沙资讯科技园、南沙大酒店、南沙物流中心、新客运港码头、珠三角世贸中心大厦、香港中华总商会大厦、英东中学等;第三个阶段是把南沙建设成现代化海滨新城。

  回想1987年第一次随父亲到南沙考察时的情景,霍震寰依然记忆犹新。“尽管从香港到南沙直线距离只有38海里,但是我和父亲从香港坐船到澳门,再坐车到广州,经过4个渡口到达番禺,颠簸了3天后,才到达南沙。”呈现在霍氏父子眼前的南沙,处处是滩涂、淤泥、荒田、旧屋……“光着脚的小孩子从未见过汽车,不会避让。”

  从霍英东率先拉开南沙大开发序幕起,他到访南沙近800次,投放启动资金超过40亿元,因而被称为“南沙开发之父”。

  其中,建设虎门轮渡是霍英东的一大创举。它首次连接珠江三角洲东、西两岸,使南沙成为交通枢纽。当时,有专家在此项目的可行性报告中悲观地预测,投资必将亏损。但是,霍英东毫不动摇,坚持做下去。1991年5月1日,虎门渡轮建成通航,其车水马龙的景况完全颠覆了专家的论断。这再次让霍英东感受到改革开放的大潮,势不可挡!

 1993年,霍英东(左一)在南沙开发区成立挂牌仪式上

  无论用过去还是今天的眼光来看,虎门轮渡对珠江三角洲的发展、对广东的发展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更为今天广州城市的南拓奠定了基础。

  1992年,霍英东建设的另一个项目—南沙客运港,同样为往来南沙与香港两地的乘客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新的客运港自2005年5月开始代替旧客运港运营。南沙新客运港开通了多班高速客轮,更让南沙在连接香港与内地的位置上举足轻重。

  “南沙是我的一个梦,是一个可以观察中国走向现代化道路的小窗口。”霍英东的梦想变为了现实。

  2002年,广州南沙开发区成立。在霍英东的推动下,2003年,南沙资讯科技园作为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园区,为香港及内地的科研机构及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研发基础,提供了粤港人才的输送中心,成为未来南沙发展的引擎。

  多年来,得益于霍英东对南沙不计成本的执著投入,南沙逐步成为珠三角经济发展中的亮点。

  2006年,霍英东先生去世。在他身上所体现出的一代香港人的狮子山精神,以及他留在南沙的梦想,正在由儿子霍震寰领导的霍英东集团延续。

  像当年的霍英东一样,霍震寰为扎实推进南沙的规划,每周至少要来一次南沙,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2010年,借着亚运会的东风,为了进一步推动南中国地区的海上商务、休闲、旅游度假和游艇产业,霍英东集团斥资3亿元建造南沙游艇会,在国际间打造中国游艇产业的“新名片”。2011年7月18日,南沙游艇会正式落成仪式典礼举办,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在亲临观看了南沙游艇会OP帆船培训班学员的表演后,给予高度评价,“希望南沙游艇会出个帆船奥运冠军”。

  有关南沙的好消息更是纷至沓来。2010年4月,《粤港合作框架协议》正式签订,2011年3月国家出台的“十二五”规划中,又明确将广州南沙新区开发定位为“打造服务内地、连接香港的商业服务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教育培训基地,建设临港产业配套服务合作区”。

  2015年4月21日,广东自贸区挂牌,仪式选在广州南沙举行。当天霍氏三兄弟霍震霆、霍震寰和霍震宇悉数到场,一同到场的还有霍震霆的儿子霍启山。如此强大的阵容,正是霍震霆现场那句“家父不在了,但仍有南沙梦”的最好注释。

  粤港合作的高光时刻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2018年,广东迎来自贸试验区建设3周年和粤港澳大湾区启动建设元年,随着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和港珠澳大桥的开通,南沙迎来了高光时刻。

  按照国家规划,广东与香港将在南沙自贸区建立“粤港深度合作区”,产业发展将围绕研发及科技成果转化、国际教育培训、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商贸服务、休闲旅游及健康服务、航运物流服务、资讯科技等八大产业。

  为此,霍震寰领导霍英东集团主动调整项目建设规划,为建设南沙绿色智能新城区,打造“广州副中心”积极努力。

  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霍震寰提出了《关于科创领航,集群发力,粤港澳共建产业大湾区的建议》,很快,广东省政府在答复函中提到,将以广深港为湾区的三大核心引擎,建设“广深港科技走廊”。明确了珠江西岸各地以发展先进装备制造业为重点,加强与广州、深圳、香港等城市创新要素的对接,推动创新成果直接在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带转化生产,助力广深港科技走廊建设。

  在霍震寰看来,要想实现这一宏大愿景,作为“先行先试”合作区的南沙,要拿出当年广东在改革开放时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魄力,在各方面进行大胆的突破。

  如今,在他的推动下,香港科技大学已将该校面对国内科研项目的孵化、转换平台正式授权南沙霍英东研究院承担建设,明确将香港科技大学科技成果首先在南沙孵化。为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智能制造产业的发展,2018年10月8日,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与南沙签署协议,合作构建国际智能制造平台。

  如今的南沙在祥和中充满动感,一些涵盖了智能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环保材料、临港装备等多个领域重大产业项目的启动,正在为南沙发展带来新的机遇。“这些项目的开工建设,将有助于南沙嵌入全球创新链条,逐步实现南沙从粤港澳大湾区集合中心到经济发展中心的转变。”

  而打造香港青年创业的优质区域,则是霍英东集团长期推崇和致力的事业。霍震寰认为,“一带一路”战略和粤港澳大湾区规划,能让区内青年开拓全方位的发展空间。港澳的年轻人、专业人士可以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突破区域体制的局限,在全国发展一盘棋的大局下,引进港澳地区以至外国的投资和经验,建设一流的医疗机构、学校和其他经济民生项目等。

  眼下的霍震寰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引爆”粤港合作的能量。他认为,未来粤港企业将在立足粤港澳城市群的基础上,面向周边欠发达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发挥积极而具建设性的作用,也要为深化改革开放辟拓新试验田。

  “我不要做一个能赚钱的宾馆,我要做一间能够在改革开放里面起到窗口作用的酒店。”父亲那句坚定豪迈的话语一直在霍震寰的耳边回响。“父亲做到了!这更让我意识到,香港和内地充分利用和分享经验的重要。”在新的时代,承载着两代人梦想的霍震寰,期望霍英东集团能够书写粤港澳大湾区最浓墨重彩的篇章。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