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原创国漫燃爆大银幕

2019-09-11 13:10: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胡 琪 牛梦笛 【关闭】 【打印】

  在刚刚过去的暑期档,一个垮鼻子、大板牙、走路吊儿郎当双手插裤子的“烟熏装朋克小魔头”成为观众热议的对象。从发布预告片被吐槽哪吒形象太丑,到上映首日票房破亿、次日翻番,这部没有大规模预热宣传、低调上线的中国原创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打破了观众单纯以颜值衡量影片质量的偏见,更创造了中国动画电影单日票房的新纪录。截至发稿日,一路低开高走的《哪吒》如今已收获46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成绩和豆瓣8.6分的不凡口碑,并正以强劲态势冲击中国内地票房冠军之位。 

  起步于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动漫,在2015年翻越分水岭,呈现出了别样的发展面貌。从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到2016年的《大鱼海棠》,再到2019年的《白蛇:缘起》《哪吒》,越来越多叫好又叫座的高质量国漫作品涌现,一笔一划勾勒出中国动画电影的崛起之路。 

  中国故事和文化自信的生动呈现

  《哪吒》这匹票房黑马的出现,让观众和市场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国漫的发展。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瞄准儿童这一受众群体,将经典卡通形象搬上电影银幕是国漫的发展之路。例如,接连上映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和《熊出没》系列电影一度收获了可观的票房成绩。但是,这些“热闹却空洞”、扎堆化出现的国产动画电影降低了业界对影片制作水准和故事内涵的要求,也使得早期的国漫发展陷入低幼化旋涡。2015年,《大圣归来》的出现,开辟了“国产动画电影元年”,更为国漫打开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发展道路,即跳脱低幼化,打磨面向大众的、有文化内涵的影片故事。纵观近几年不停刷新票房和口碑记录的优秀国漫作品,无一不是巧妙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经典故事形象。 

  上下五千年的中华历史文明,为国漫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大圣归来》在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改编;《大鱼海棠》的故事创意源自《庄子·逍遥游》,还融合了《山海经》《诗经》等古代文学中的精华;《白蛇:缘起》取材于中国民间故事《白蛇传》;《哪吒》则依托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封神演义》,另辟蹊径讲述了哪吒虽“生而为魔”却“逆天而行斗到底”的励志故事。 

  这些动画电影秉承着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坚定自信和创新表达,也赋予了作品更加深刻丰富的思想立意。《哪吒》导演饺子说,“艺术作品最重要的是服务于当前观众,服务于当下的时代精神。于是我们对原作做了很大改编。”影片虽然没有还原哪吒“割肉还母、割骨还父”等经典情节,但是哪吒不认命、不服输的精神隐喻打破年龄、性别等圈层,受到了观众的普遍喜爱。这些从神话传说、民间传说、古典文学作品中汲取灵感创作的动画电影,拥有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和精神内核的先天内容优势,还努力在表达方式上寻找与当下时代的契合之处,收获了从内心深处唤醒广大观众共鸣和思考的意外之喜。 

  近几年来,根植于中华历史和文明的动画作品通过蕴含的中国元素、中国文化、中国味道等,传递了优秀主流的传统价值观,彰显了中国的文化魅力和文化自信,更担当起世界文明交流与对话的“文化使者”。无论是2019年6月22日在大阪开幕的“中国动漫日本行从水墨中来”系列活动,还是成功走出华人圈,于8月23日和29日分别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上映的《哪吒》,都担负着国产动画复兴的使命。虽然中国动画电影产业很难因为一部电影的火爆、部分资本的入局就彻底改变现状,但是《哪吒》在2019年夏天的爆红,从市场方面赋予了动画电影在人才、剧本等方面更多的信心。 

  技术探索取得喜人成绩

  好莱坞迪士尼动画电影凭借华丽特效和精美剪辑在中国“圈粉”无数,近年来,中国动画电影也在制作水平、产业规模和技术特效上积极探索,逐渐摆脱以往给人“不够高端”的刻板印象。“无论是故事创作还是动画特效都无懈可击,《大圣归来》完全是好莱坞动画水准,亮点在运动镜头和主观镜头,还有超牛的3D视效。”“《大鱼海棠》的画面和配乐真的超级美,满屏的中国风牵动我所有的视觉观感。”“《白蛇:缘起》的画面处理让人惊艳,那些如画风景栩栩如生,那些打斗场面也是细腻、水平颇高。”……从观众的评价中可以窥见,自《大圣归来》树立了国漫行业典范之后,国产动画电影在画面呈现和视觉效果上有了大幅度提升。 

  国家一级美术师、动画导演曹小卉表示,“许多动画作品只有一两年的制作周期,做出来的作品往往就成了‘快餐’,难以给人留下长久的印象。要出精品,得慢慢来。”耗时七八年制作的《大圣归来》处处彰显着东方美学与西方魔幻主义的有机结合,斥资上亿元人民币打造特效的《白蛇:缘起》连滴在手上的一滴眼泪都精致得无可挑剔,创造了国产动漫高峰的《哪吒》同样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孕育过程历时两年打磨剧本、花费3年制作、60多家制作团队、66次剧本修订、100多个哪吒形象、1318个特效镜头、1600多位制作人员参与……其中,仅“江山社稷图中四个人抢笔”的草图就做了两个月。饺子半开玩笑地说:“很多家公司在接了这个项目后离职率都上升了,因为我们对制作的要求非常高,不少动画师、特效师都表示压力太大。” 

  《哪吒》在特效、动作设计、配乐节奏等方面的可圈可点之处依托于饺子口中的“人海战术”。在当前国内的动画制作水平下,导演很多时候要亲自动手,甚至“从审美教起”。饺子说,“比如我想要一团火焰,我要告诉技术做火焰要像插花一样,一丛一丛,有结构,有形状,有彼此的关系……”得益于这种手把手教、把各个技术环节拆分的严谨态度和严苛要求,才最终呈现出观众看到的影片效果。上海摩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冯凝华认为,“在游戏行业的带动下,中国的3D技术这些年进步迅速,相关公司也多,不少业务能力达到了国际水平。”基于近年来中国电影工业水平的不断进步、电影工业体系逐渐走向成熟,以及创作团队秉持的工匠精神,现实中大量精品国漫的出现,成为中国动漫工业技术进步的生动注脚。 

  动漫产业的崛起呼唤人才

  随着《哪吒》的迅速走红,很多台前幕后的故事被一点点挖掘出来,也掀起了社会各界对电影行业人才培养的思考。无论是饺子在采访中提到的跳槽特效师的故事,还是网友发表的“不管是武术出身的吴京,法学毕业的郭帆,还是医学院出来的饺子,他们虽然都不是正经科班导演出身,却无一例外创造了票房奇迹”的评论,都透露出中国影视行业人才的缺乏,尤其是形势更为严峻的动漫行业。 

  近几年,院线精品的不断出现为国漫发展注入一剂强心针,观众对国漫的发展也越来越有信心。但是单部电影的成功不能代表整个国漫行业的崛起,一个完整优质产业链的打造,不仅需要时间的积累、资本的支持,更需要人才的支撑。 

  国产动漫电影要想走得更远,还得继续打牢基础。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慧瑜看来,“动漫电影制作是个综合的工业化流程,除了特效方面的技术,还需要服、化、道、摄、音、美等各个环节的配合,而这些环节的专业性人才储备还不充足,这需要从学校教育这样的基础性工作做起。”人才是动画产业的起始点和关键点,因此,各高校要从教育这一核心阶段抓起,可以聘请国内外专家学者教授指导,采取工作室制带动教学,让学生走进工作室和动漫行业,通过实习训练增长专业技能和实践能力。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则认为,“中国动画电影仅仅向后探寻、走老路是远远不够的。如何消化虚拟现实、人工智能这些方兴未艾的新媒介技术,进而实现中国美学风格的艺术表达,真正触碰到这个时代的文化脉搏,迎接这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式的历史挑战,需要新一代中国动漫人下大功夫去深入探索。”由此观之,在培养基础性动画专业人员的基础上,实现创意人才、编剧人才、动画形象设计人才等动画高端人才培养与新兴媒介技术的结合、与动画深层理念模式的接连,将成为未来人才培养的方向和着力点。 

  文艺作品是一个时代的镜子、是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是一个时代的精神风向标,更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外在展现。无论是已经受到关注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还是未来即将和观众见面的《姜子牙》《大圣闹天宫》《八仙过海》,我们希望更多优秀的国产动画涌现,展现中华文化自信;更期待这些背负着文明交流使命的国漫作品,能够成为让世界读懂中国故事、让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开放窗口和有力载体。 

  胡琪 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研究生

  牛梦笛 光明日报记者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