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他们,揭开了亚洲第一长洞的神秘面纱

2018-03-27 16:35: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佚名 【关闭】 【打印】

  2018年3月24日,埋藏上亿年的瑰宝——亚洲第一长洞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这块人类的瑰宝就是中国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双河洞,她以238.48千米的最新探测长度,成为亚洲最长洞穴,世界排名第六位。是谁揭开了她的神秘面纱?我们找到了痴心不改,一路追寻她若干年的三位男人。

  亚洲第一长洞——中国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双河洞

  一位是赵中国,双河村六十多岁的农民,他负责发现。赵中国对她无限痴迷,“追”了她34年。赵中国只身探洞,用双手攀爬和绘制了一张张“手工”洞穴分布图,先后发现了2000多个洞口。他是中外探洞专家最信任的向导,如果没有赵中国,寻找洞口这样的事情会变得十分困难。

  一位是法国人让·波塔西,是双河洞科考的常驻首席专家,他负责探测。17年前,让·波塔西因为个人爱好走进绥阳双河洞,便再未停止探索的脚步,见证着双河洞蜚声中外的每一步足迹。如今,他把双河洞作为自己的第二个家。他说“这里每天都给我新的冒险”,因为他的不停冒险,双河洞的长度不断延长。

  一位是陈进,他负责发掘旅游价值、美学价值。他是十二背后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2013年,陈进和他的夫人诗人梅尔,受邀来到绥阳作投资考察。双河,这个充满了奇山异水传奇独特之美的地方,一下子就抓住了陈进的心。短短几年,从150千米到238.48千米,正是因为陈进的情怀与投资,加速了绥阳双河洞登顶亚洲第一的进程,同时让溶洞的神秘面纱呈现在世人面前。

  由于为双河洞科考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三人被绥阳县政府授予“双河三杰”的荣誉。

  让我们听听他们的传奇故事。

  “洞穴狂人”赵中国:

  34年只身探洞,用生命写就双河传奇

  在2018年双河洞国际科考节新闻发布会现场,一位清瘦的老人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他的名字叫赵中国,1957年生,是绥阳县温泉镇双河村村民。由于为双河洞科考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3月24日这天,赵中国和双河洞首席科考专家让·波塔西、十二背后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陈进共同被绥阳县政府授予“双河三杰”的荣誉。

  站在聚光灯下的赵中国,显得更加黝黑、瘦小和不起眼,他头戴鸭舌帽,身着黑色卫衣,卫衣胸前印有“2016中法‘珍珠’洞穴考察”“第十一届中法洞穴技术培训”等字样,肩背上沾满了泥土和灰尘。但此刻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34年了,在没有任何专业户外探险设备的情况下,他只身走遍双河流域近20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湿滑的腐质层、陡峭的山岭和幽暗的洞穴留下了足迹。他比所有科考专家都还要更早地开始探索双河洞,虽然无法深度进入洞穴,但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的地形特征、洞口数量及分布情况——这些数据,都是他用生命去丈量的。因此,每年双河洞国际联合科考节,赵中国都会为国内外专家义务当向导。今年科考队新发现并重点测量的碓窝洞、神仙洞等洞穴,便是赵中国事先探好路、找到洞穴位置后,再带领专家前去的。为了做好向导工作,他在30多年间亲手绘制出30余幅双河洞地形图。

  赵中国向记者展示自己亲手绘制的双河洞地形图

  “双河洞属于世界级地质公园!”早在很多年前,赵中国就大胆提出了这个观点。那时,周围人以为他是个疯子。现在来看,这或许将成为现实。

  用“不疯魔,不成活”这句话来形容赵中国对双河洞的痴迷再合适不过。双河洞体系如此庞大复杂,赵中国又是如何凭一己之力得知和找到一个个洞穴的?原来,他几乎是通过村民的回忆和口述,再去一一寻找。赵中国的表姐生前曾对他提起双河流域有一处古代军事营盘,根据表姐的描述,赵中国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该营盘,“炮眼、墙壁和灶房至今都还在,还有不少文物,以后这个地方可以用于旅游开发。”他兴奋地说道。

  至今为止,赵中国除了自己用树根树枝制作的拐杖外,没有借助任何专业的户外探险工具,不仅风餐露宿、食不果腹,还多次身陷险境,一次,赵中国在探险中遭遇两米多长的蟒蛇,惊险的程度可想而知。

  然而,无论是简陋的设备、危险的经历或是常人的不解,都从未减少他对双河洞的疯狂热爱。根据多年经验,赵中国能够使用一些方法来判断洞穴的大致构造情况。他说,在洞口烧起柴堆,看烟的走向,如果向里飘,证明洞口是连通的,这样的洞开发价值就高。

  十多年前,赵中国曾仅凭一支手电筒只身来到火土沟水洞探险,结果不慎滑倒,手电筒滚进了地下河。在漆黑深邃的洞道中,他通过水流声确定方向,用双手摸索爬行,虽然离洞口只有200多米的距离,赵中国却爬了3天3夜。这次遇险让他断掉了右手的三根指头,头骨、眼眶等部位严重受伤。头顶受伤的赵中国再也长不出头发来了,有人嘲笑他变成了“癞子”。这件事发生后,村民们都以为他不会再继续探洞了,但赵中国的热情依然丝毫不减。

  在旁人眼中,赵中国完全就是一个“洞穴狂人”。他和大哥一家住在老屋里,但更多时候,他以洞穴为家。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缝。为了挚爱的探洞事业,赵中国终身未娶。为科考专家们带路时,大家好奇又关心地问他为什么不安家,他总是摇摇头,笑而不答。他对记者说:“我这样的人怎么安家?难道要对妻子说,我管不了你,请你去另嫁别人吗?”说完,他爽朗地笑了起来。

  赵中国从来没有从双河洞的探险事业中获取任何报酬,甚至还要倒贴钱。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国内外洞穴探险家却对他十分尊重和喜爱。“赵中国才是真正的探险家!”让·波塔西等科考专家曾充满敬意地评价道。

  在双河客栈为赵中国提供的临时住所内,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亲手绘制的地形图,每一幅都细致地卷起来。由于赵中国曾读过刊授大学,且在当地民办学校任过六年半的代课教师,教过历史、地理等课程,所以他绘制的地图虽然算不上专业和精确,但却生动而令人震撼,那些图纸上密密麻麻地标注了洞口、山脉、河流、道路、村庄、集镇和文物古迹等,每一个地方赵中国都逐一走访过。除了标注,还写满了自己在考察过程中的笔记和对未来旅游开发建设的构想,其中不乏奇思妙想,如在一处名为“平上”的地方,他和中法专家论证设机场的可能性,方便国内外游客乘飞机来旅游。右手残疾的赵中国,绘制每一幅地图都会耗时数个星期。

  除了地图,赵中国还有几十个笔记本,其中一个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迟飞的鸟儿,一定展翅高飞。似乎在暗喻双河洞虽久藏深闺、探索艰难,但必将举世瞩目。这些地图和笔记被赵中国小心存放于老屋的一个厚实木箱中。

  赵中国依然随身携带就读刊授大学时的学生证,证件早已泛黄,他指着相片里那个眉清目秀、乌发浓密的青年说:“我年轻时也很好看。”今年7月,他就要满61岁了,由于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和雨淋,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许多。由于没钱购买探洞装备,他没法和专家们一起深入洞穴探险,但只要提及双河洞,他的双眼立马闪烁出兴奋的光芒,嘴里将探险的事说个不停,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探险者的神采,映出一段斑驳而悠远的岁月。

  “根据对村民的走访记录,双河洞还有两三百处洞穴没有找到,我用尽毕生心血也一定要找到它们。”赵中国说。

  让·波塔西:

  法国人爱上中国洞穴

  让·波塔西(Jean Bottazzi)生于1962年,国际著名洞穴探险家,洞穴探险教练,法国洞穴联盟副主席,法国青年洞穴潜水基金会秘书长。从16岁开始探洞,在世界范围内见过的洞穴不计其数。17年前,让·波塔西因为个人爱好走进绥阳双河洞,便再未停止探索的脚步。如今,他把双河洞作为自己的第二个家,因为双河洞的地质学价值,也因为“这里每天都给我新的冒险。”年过半百的他如今走起路来依旧如风,在黑暗的洞穴里,如履平地。

  让·波塔西探洞

  2001年,波塔西第一次来到绥阳,从此他几乎每年都要对双河溶洞进行探险。54千米、85.3千米、117千米、161.788千米……这些数据记录了双河洞的“成长”历程。

  2001年,波塔西带领一支由6名法国洞穴专家组成的洞穴探险队来到绥阳县,第一次探索双河洞。期间,他们还探索了与之相关的麻黄洞和罩子洞,并绘制了罩子洞测量图。

  2003年冬天,波塔西第2次来到双河洞探险,这次他的目的之一是证实双河洞是中国最长的洞穴。此次探测,测得双河洞全长54千米,超越全长52.8千米的腾龙洞,并合计测量皮硝洞、大风洞约20千米。

  2004年夏天,波塔西再次进入双河洞探险,目的是找到大风洞和皮硝洞的连接点。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3位记者还专程采访了他。

  2006年,波塔西探测得双河洞长度为103.6千米。

  2009年,波塔西已进入双河洞209次,探测得双河洞长度为117千米。

  2014年12月,波塔西和众多洞穴专家经过不懈努力,探明双河溶洞长度达161.788千米,使双河溶洞成为中国第一长洞,亚洲第二大溶洞,“世界最大的白云岩洞穴”“世界最大的天青石洞穴”。

  2015年12月,波塔西同其助手两人探明双河溶洞长度增至180千米。

  2017年,中外专家联合科考,双河洞探明长度推进到200.427千米。

  2018年3月24日,中外专家联合科考,双河洞再次刷新长度至238.48千米,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六长洞。

  离开自己的家乡,在这里一呆就是几十年的让·波塔西是幸运的,他在工作与爱好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而他更幸运的还在于30年的探洞经历,让自己成为双河溶洞这个罕世奇观的第一见证人。

  陈进:

  大自然的朝拜者

  十二背后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陈进作为中国旅游新大陆的发现者被敬称为“哥伦布·陈”。2013年,陈进和他的夫人——诗人梅尔,受邀来到绥阳县作投资考察。双河洞这个充满了奇山异水传奇独特之美的地方,一下子就抓住了陈进夫妇的心。

  在发现了这里的审美价值和旅游价值后,陈进决心加快双河洞的开发,并组织、支持国内外专家对双河洞展开不懈的探索。短短几年,从150千米到238.48千米,正是因为陈进的投资与情怀,加速了绥阳双河洞登顶亚洲第一长洞的进程,同时让溶洞的神秘面纱呈现在世人面前。

  用陈进的话来说,“双河三杰”是一个团队,互相都不可缺少,赵中国负责发现,让·波塔西负责探索,而他负责将这里的旅游价值、美学价值发掘出来,向世界展现。

  由江苏银河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打造的十二背后旅游风景区目前包括双河洞国家地质公园、清溪峡景区、中国大地缝景区三大旅游板块,是一个集旅游观光、探险探秘、休闲度假、康体养生、科普教育于一体的综合旅游目的地。在陈进眼里,来十二背后的人不应该是旅游,而是朝圣。是的,十二背后和“北纬30°”这几个字眼一样充满神奇,这里有这个纬度唯一的一片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有山水完美结合的清溪峡,还有刚被宣布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六长洞的双河溶洞。

  在3月24日的双河洞国际联合科考新闻发布会上,双河溶洞以238.48千米的长度成为亚洲第一长洞,而陈进被授予“双河三杰”荣誉证书。双河溶洞能够走进大家的视野为世人所知,离不开陈进的功劳。

  陈进和夫人梅尔一起经营管理着自己的教育集团、地产、传媒等产业,涉足旅游行业是近些年的事。2013年,陈进和夫人梅尔受邀到绥阳作投资考察。在过去的几年里,陈进一直想找到一个具有投资价值的地方,并为此先后跑遍了大江南北200多个城市,直到在贵州北部绥阳这个小县城的群山里,他才停下了脚步。

  陈进(右)与让·波塔西

  “这里的山水和我是有缘的,十二背后旅游景区的开发与我的爱好也是非常有默契的。”陈进说。为了与这片山水进行深入对话,他用脚步丈量着每一寸土地。有时,他会在溶洞里,走上整整一天;有时,他会冒着危险,在人迹罕至的狭长山谷里漫游几天……

  在十二背后旅游景区中,最让陈进喜爱和骄傲的是双河溶洞。双河溶洞是中国最庞大的溶洞群,经过几亿年岩石与水的作用,成为一座神奇的地下迷宫,具有很高的科考价值和观赏价值。在陈进来绥阳之前,双河溶洞的科考活动和保护都非常有限。在十二背后投资的这几年,陈进不遗余力地对双河溶洞的科考进行资助。他把法国洞穴探险家让·波塔西聘为公司顾问,全力支持他的探洞事业,并对很多珍贵的洞穴进行保护,甚至不让人带走洞内的一块石头……

  揭开双河溶洞这个地下王国的神秘面纱,让双河溶洞奇崛的大自然奇迹被世人所知,并保持其原生态且能长久地被世人所向往,是陈进心里的一种愿望和责任。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